历史文化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历史文化
九连城——开埠丹东的原始古城
2012-8-9

    九连城位于振安区新区境内的鸭绿江和爱河交汇处,北依镇东山;东峙依山而筑的明长城东端虎山;西南隔横道河与龙头山顾盼;东南与夹心道爱河上尖村汉代西安平县古城遗址隔河相望。历经五个朝代的岁月变迁,是开埠丹东的原始古城。

    春秋战国时,九连城便成为燕国东部边疆的军事要塞。唐朝时期,九连城名为辱夷城,居住着北方少数民族高句丽人,唐代大诗人李白形容高句丽人的舞姿若:“金花折风帽,白马小迟回;翩翩舞广袖,似鸟海东来。”由于高句丽王不安于分封,直接威胁唐朝的统治。唐乾封元年(666年),唐高宗谴薛仁贵、庞同善、李绩等大将卫国东征,夺取辱夷城。第三年一举收复全辽东,置安东都护府,派薛仁贵领兵2万镇守。九连城属安东都护府辖地。唐朝末年,北方契丹人乘中原内乱之机,攻占辽东南部。辽圣宗统和九年(991年),契丹人在荒凉100多载的辱夷城旧墟上又建造了新的城廓,称来远城(今九连城),驻有宣义军,置东京道,设开州(今丹东)。

    公元1125年,女真人占据来远城,设婆速府路,保留来远城,改称婆速城,设重兵镇守。婆速城修筑在“海阑甸”一带土山之上,“筑九城,与高丽对,出战入守。”成吉思汗十三年(1218年),九连城地域为蒙古大汗所辖。元朝初年,先后在金代婆速府故地设置婆娑府路、婆速府、婆速府巡检司等机构。当时,婆娑城(今九连城)是高丽通使大都(北京)的边陲大驿站,边界民间互市频繁,有马市,羊市、牛市。

    明朝初年,九连城巷陌驿馆密布,异邦使节频繁往来,鸭绿江津头异域船舶穿梭不息,马市交易兴隆。在国防上,以虎山长城为标志,开启了多次大规模的拓边运动。嘉庆四十三年(1564年),时任督御史的王之诰,来到九连城畔即兴赋诗:“九连城畔草芊绵,鸭绿津头生暮烟。对岸鸟鸣分异域,隔江人语戴同天。”万历二十四年(1596年)在婆娑城(九连城)旧址建镇江城,派重兵镇守。

    清太祖努尔哈赤、太宗皇太极时仍称其地为镇江城。天聪元年(1627年),皇太极“命留满洲兵一千、蒙古兵二千防义州,满兵三百、蒙古兵一千防镇江城”。崇德三年(1638年),九连城区域成为边墙内外百里之内的“禁区”,历时200余年。光绪元年(1875年)“开禁”。光绪九年(1883年),勘定街市,将九连城街开辟为中朝两国通商互市场所,设立了中江台税务局(今九连城镇中心小学)。当时九连城有中国商号八大家,市面繁华,与朝鲜交易极盛,成为丹东地区的国际贸易中心。

    清光绪年间,曾对古城址进行调查,其情状:“乃长短方圆相环。共计营围有九,与贡道旁之土城三面分峙。”现城址尚存4处,瞭望台5处。此处曾先后发现“大辽尚书吏部之印”、“万户之印”、“行军把总之印”等古铜印,并出土有辽、金、元时期的大量文物。事实证明,九连城是经历了辽、金、元、明、清五个朝代不断修筑、增建的古城址,是历代驻兵戌边通商的重镇。

    如今,九连城这座千年古城遗址,虽然早已逝去了昔日的雄姿,但在新的历史时空中,必将为丹东城市东部、振安区新区的建设增添独特的人文内涵,为祖国边疆的安宁带给世人以无尽的遐思和启迪。

    九连城古城址现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。

邹连宝